2012年4月3日星期二

沙巴团结党的二度荒唐,是为何事?


去年说过这个《墨斋请愿 》的事情,一个执政政府,担任副首席部长的人,说以个人身份,搞请愿,叫人民上网联署,要求政府允许人民自由安装卫星广播接收器的权利,实现自由信息流通。这个第一次荒唐,也不多说了。

 

两天前,这新闻通讯部长来沙巴,听到有这样一件事惊讶的大发雷霆,丢下一句“于墨斋应该直接来找我”狠话。这说明什么? 

 

果然,在整个政府体系里,说得好听一些,这些人从来没有理论上力争,从来没有试图坚守正直的。但再说得坦白一些,除了几个身兼主要权位的核心人物外,其他所谓的执政党的人物,就是象征性意义,大概轮也轮不到他给意见吧! 

 

搞了什么联署,假假为民请愿,结果把本来就亏欠人民的,本来就不该侵犯人民权力的事情,拿来当功绩。一个转身,为了不得罪政治老板,怕老板责问为何多管闲事,这可不需要你来意见,吃太饱没事干呗!结果呢?自知之明,把这些“民意”连同廉耻,一起丢去垃圾桶,这叫二度荒唐!


二度荒唐是为何事啊?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孔子说:好学接近智慧,力行实践接近仁,知道廉耻羞愧就接近勇。

一句话,再贴切不过的,总结了整个沙巴团结党,于大人,甚至是所有国阵附庸党人的一个事实 ----- 因为不再知廉耻,不再懂得羞愧,所以完全不再有勇气和果敢。就这样而已。

4 条评论:

大佬:“反秤复民” 说...

那个赖屎哑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许墨鱼仔根本不敢见这04。

正掌心 说...

同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不怕历史给他们留骂名,所以都不勇敢的力争。

匿名 说...

$$$$$

正掌心 说...

对啦!匿名的几个符号就准确无误的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