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诗华,20/3/2012)

虽然昨天我们在文行字间,已经很清楚知道看透透朋友的政治取向,但我们今天不谈政治!不谈政治人物!不谈政党!看透透朋友的“稀土教育”倒不是第一回,第一次是在226后,在华侨发表过类似意见;经过一翻修饰,在诗华发表,以达到覆盖全沙巴的“稀土教育”。

很怀念高中中文老师,叶树坚先生。想起他那时已经70古来稀的年纪,对我们几个黄毛丫头,在老师家,听他说中国文革时期的荒唐,听得我们如痴如醉。不能忘记,‘阿叶’常在他的述说的间隔,大家沉默的那些空隙,用他港式广东话自言自语的感叹孟子名句: ‘唉!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啊’! 年岁越大,我越是体会到,所谓“为师”者不是指当老师,而是指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心态心境。

综合作者两次来稿,让我们来尝试了解作者的‘稀土教育’核心信息是什么?

 (1)从原本的‘科学家已经证明无害’,到这篇的‘你们说有害,但也有科学家说无害’;反对稀土, 上街游行的人们,你怎样解释?

(2)稀土是高科技产品的必要原料,没有稀土,就是等同禁止别人使用电话汽车电视等高科技产品的权力,这样公平吗?既然世界包括马来西亚人,肯定不能不使用高科技产品,不使用稀土来保护地球是行不通的,所以稀土的开采和提炼是必要的。标既然稀土开采和提炼是必须和必要的,标榜环保那些自认清高上街游行的人们,你们不是也用智能手机和高科技产品吗?一边用稀土带来的好处,一边反对稀土的祸害,你们不是虚伪,自相矛盾吗?你怎样解释?

(3)标榜环保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的人们,反对在马来西亚设厂,难道在别的国家设厂,就是环保,爱护地球吗? 马来西亚人要用稀土的制成品,就必须做出承担,不然我们就是只爱马来西亚不爱地球!不要说是环保爱地球。结论是,“在稀土厂设立事件上,我们在反对的声浪中,却不懂得反省,真可悲,我们只看表面,却不能晓得如今只是治标不治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要虚伪和伪善,马来西亚要做出承担!

今天就不谈一些政客为了政绩(外来投资)饥不择食的失误,不谈只顾眼前卖地的利益不顾后代死活的自私。让我们严谨的约束在这几个核心论调,来解剖论述。

(1) 请问,那几位科学家?什么名字?他们确确实实说什么?他们切切实实怎样写?
谁说莱纳斯稀土提炼厂的废料保证没有微量的放射性元素Thorium或Uranium?
谁说保证莱纳斯稀土提炼厂没有放射性元素泄漏风险?
谁说长期累计暴露在,即使微量的放射性元素下,是安全的?
什么科学家保证莱纳斯厂的运作肯定不出错?
记得吗?我们说今天政治人物的保证不算数的!
政客可以保证阿拉伯人变成马来人,不是马来西亚人哦,是基因程度的改变保证哦!算啦!

权威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对Lynas计划的报告(http://www.iaea.org/newscenter/news/pdf/lynas-report2011.pdf),绝对没有就科学家或科学意义上的保证莱纳斯稀土提炼厂和废料无害,报告事实上提出11项必须改进/跟进的项目。这11个项目,包括废料如何处理,如何循环废料二次萃取放射性元素,还只是说说而已,怎样保证?马来西亚有没有能力确保这11个项目没有半点缺失,严格谨慎,近乎零失误的执行?

像小学生的,‘我爸爸是警察,我叫他捉你’;你可以说他天真无邪,一些时候,那是叫幼稚无知。‘科学家说无害’?!对不起,我——没——有——信——心。

(2)照看透透的逻辑,如果要过文明生活,
要用电,你就没有资格反对核能发电,煤炭发电?
要用水,你就没有资格反对建立水坝沥水厂?
要高效捷运,你就没有资格反对拆除历史价值的地标建筑物?
要用智能电话,你就没有资格反对稀土开采和提炼? 
要用戴金饰,你就没有资格反对山埃采金?
要警察保护你,你就没有资格反对警察使用内安法令不经审讯扣留嫌疑人?
要发展,你就没有资格反对政府的政策?
要残疾人士援助金,就除非你听话顺服?
要被公平对待,就除非大家被同化?等等。
你开车用汽油说什么减炭?除非你骑脚踏车啦!?你一身都是文明生活,那样生产不污染环境?那样化学物品不污染?除非你隐居深山,过原始人生活啦!不然没有资格批评和反对!?

是这样的吗?可以有其他选择吗?可以多元思维吗?可以用洁净的太阳能或生物能吗?能够换地点建水坝吗?道路可改道吗?可兼顾发展和人文,尊重人民的权力吗?可以有替代吗?有压力就有新的研发动力,对吗?谁敢肯定说,未来那一天不会有替代,对吗?

(3)看透透说反对莱纳斯在马来西亚设厂的人不懂得反省!反莱纳斯的人悲哀呀!反稀土厂的人只看表面呀!因为在马来西亚以外建厂,还不是一样治标不治本!他的结论是,马来西亚人需要用到稀土的制成品,所以我们必须承担,在马来西亚建稀土提炼厂。因为到其他国家建厂,还不是一样在污染地球!如果是真环保,爱地球,地球那里被污染,还不是一样!除非反稀土厂的这些都是虚伪和假爱环境的人呗!

啊!这样硬拗, 如此强词夺理,如此扭曲的思维,指鹿为马,黑白颠倒,颠三倒四,我是首见,大开眼界啊!

环保意识和生活方式,在现代人的生活,已经不是要不要,而是什么程度的参与。环保概念里头注重的的是R。从重复使用(Reuse),来达到减少(Reduce),可以循环(Recycle),必要时要替代(Replace),要时时再思考(Rethink)。在我们生活里从能源,水资源,树木资源,金属资源,包括对高科技产品的使用态度等等,每一种环保举动,加起来,就是减少对地球的一点伤害,多一点的美好。环保的行为,是不必永那种近乎圣人道德标准,来一一检验和审判的。

事实上,一些国家是比另一些国家更有条件,有科技,有经验,更符合环保原则,来发展某些高风险生产和工业。比如说,在地处理,可以减少运输的炭足迹,可以减少攀山越海过程的节外生枝。有经验有科技,从而来把多少千万份之一机会,多少百年一遇的灾难性浩劫(catastrophic)风险降到最低。或者直接这样说,在澳洲在地处理稀土加工,是更低炭足迹,更符合环保原则,更安全,更可能把百年不遇灾难性浩劫风险降到最低,理性化数据化科学化的决定。

相反的,如果莱纳斯来马设厂的首要考量,不是以这个安全环保原则出发,而是因为马来西亚政府为了得到外来投资,提供12年免税奖掖,造成莱纳斯历经如此困难,出口人口船运的高昂成本,成本还是比在澳洲加工的低,决策以经济收益为首要考量,收益驾凌科学化安全环保考量,而选择来马设厂,这个是所有症结的所在。

看透透朋友,这是您的盲点,还是您最需要掩饰事实?

我还是一样,愿以一颗谦卑的心,永远走在真理的道路上, 如有冒犯请您原谅。

2012年3月20日星期二

有政治立场不可怕,可怕的是扭曲的逻辑思维


(星期天的华侨日报读到这个小小格的读者来函,今天在FB看见有朋友传阅,借来用一下)

今天早上翻开报纸,看到这作者写关于稀土的读者来函(容后再写),我毅然把昨天晚上委婉含蓄写了大半的稿删掉了。让我用我没有文采可言,最烂的文笔,直接这样说好了:对这样水平的政治枪手,我是觉得可悲,悲哀这样一个黑白是非颠倒的思绪。

在马来西亚有政治立场,很多时候会被上色,会被归纳归类和会被标签,活生生的框在一个定格里头。然而,我个人认为,在马来西亚真正有政治立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扭曲的逻辑思维,最恼人的是不经大脑的政治反射动作,最悲哀的是掺杂着理不清的个人利益考量。让我们这样看事情,


(1)董教总要诉求什么东西?事实是什么?

马来西亚独立了快50年了,华小生占总小学人数约25%,每年得到的拨款却少过1%。谁家的孩子在华小,父母不必由自掏腰包补贴学校维修广建的?不谙华语校长和老师被派到华小引起风波,不需几年都在发生,没有间断过。 临教的问题解决过吗?华小师资严重缺乏,不是今年才有的问题,历届来自马华的副教育部长,那个不曾斥责华教组织没有报告反映这个问题?那个不承诺过?那个解决过?

哪个新上任的副教育部长被问到这个问题,不是一张白纸,惊讶?说自己不知道这个问题,要求一个详细的报告?旧的报告呢?难道没有交替连贯吗?马华到今天不知道华人社会在教育方面的诉求?

这个就是事实!那个华人父母不知道?那个马来西亚华裔需要提醒?我不需要!马华需要一份诉求才知道华社要什么?我想不是这样的,一切就是一个面子的问题。


(2)董教总把诉求交给现任执政的 马来西亚政府,也就是国阵(BN)政府,是个什么动作?

想问问啊,这个马来西亚政府是谁啊?巫统马华民政国大党等等组成的国阵联盟,不就是执政政府吗?哦!这个诉求没有交到马华的手,马华就没有办法说话吗?马华不是执政政府一员?

看到什么影响团结,分裂华社啦!什么失德啦!这类的文革批斗式的用字很反感。反感这些小人式的人格谋杀!反感这些企图!反感这些躲在人群中的政党枪手!反感这种小格局,小气度,小眼睛小鼻子!

事实是什么?事实是没有交一份给马华蔡总会长,马华很没有面子!马华本来在巫统面前已经没有什么尊严好说,现在连一向做事怕死怕被标签,明哲保身的董总也没有先跟马华先通报,好让马华在巫统面前留一点地位,马华很不爽!很没有面子!这个是事实。拜托!没给马华和蔡总会长一些面子,就是分裂华人社会?

至于说蔡先生什么无私奉献,你就自便吧,歌颂功德毕竟是文革式手段中重要的一环。


(3)把诉求副本交给行动党有什么目的?

唉! 诉求是向拥有分配国家资源行政权的单位提出申诉和哀求,最直接,最有效的管道。给执政的,也给在野反对党的,不管谁,就是最终执政的诉求就是了,还能是什么目的?

如果是向全体华社人民诉苦和要求,国阵领袖恐怕又会说不要求,怎么知道不给?巫统的右翼恐怕会说搞煽动人民情绪。哎呀!你这样不是有你说,没有别人说的份吗?华教的问题可以给你马华当是要面子的工具吗?华教问题可以你马华拿来吃酸葡萄的事吗?你马华的荣辱比华人教育问题重要?


这位看透透朋友,

当然谁都可以关心国家任何事物,比如说,

(1)有很多人很关心武吉公满山埃采金的课题,马华可以选择不关心,黄燕燕可以选择讽刺。
(2)有很多人很关心稀土厂安全,马华可以不关心,可以认为大家无知。
(3)有很多人很关心国家选举制度的不透明不公平,马华可以选择不以为然。
(4)有很多人很关心国家执法机关变成执政党的工具,马华可以不关心。
(5)有很多人很关心反贪会不独立,让证人‘被自杀’,马华可以不关心,等等。

我关心的事情要向马华负责吗?
我关心我的事,你关心也是你的事;
我有我关心的方法和表现方法,你也可以有你自己的方式。
我的方式怎么妨害了你吗?没有吧?

如果要顺便利用别人的关心,让你乘一趟免费捞政治资本的顺风车,就别想了!

你可以自己搞个比董教总更撼动人心的活动啊!你可以争取啊!你就给华社争权会来吧?啊,没有,你没有啊!你不敢啊!你不原意啊!你不能做决定!你帮不上忙啊!你的方式我不认同啊!所以没有人跟你的方式,这个你明白了吗?那你凭什么要大家知会你,呈诉求给你?50年了,马华没有把事情办好啊!就是没有信心了,行吗?

那不如这样嘛,325和平游行表达诉求,你也来关心华教嘛!没有人说你不可以关心华教啊!

朋友,有政治立场不可怕,作为一个马华人不可悲,秉持马华原本的斗争精神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可怕的是你那扭曲的逻辑思维,和躲在大义凛然背后的个人得失。

粗俗的文字如果有冒犯请原谅,没有冒犯的本意。愿共勉之。

2012年3月13日星期二

来自沙巴的声音


谈论到政治,常会有一些半岛的朋友会埋怨沙巴人愚昧,只懂得眼前利益,不懂得大局。是这样吗?我觉得这样是很偏见的。沙巴肯定也有一些很优秀,很有抱负的年轻人,泓缣就属于这个组别的年轻人。

缣的书《沙巴民主攻略》出版了,3月20日在吉隆坡会办推展会,接下来应该会在全国其他地点办与读者见面会之类的。撇开政党政治,如果你也对大马的民主进程也同样有期许,希望看到大马公民社会趋向成熟,买一本,听听来自沙巴年轻人的声音。

------------------------------------------------------------------------


新书推介书名:"沙巴民主攻略"(Democracy in Sabah)
作者:陈泓缣(Chan Foong Hin) 
出版:众意媒体
年份:20123
ISBN978-967-10648-5-6
页数:262
售价:RM 25.00
 
作者陈泓缣,生于1978年,沙巴州斗湖人。马来亚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目前在沙巴从事水务与废水处理化学品及工程行业,从卡拉巴干(Kalabakan)、京那巴当岸(Kinabatangan)到根地咬(Keningau)的棕油厂,都留下其四轮驱动车轨迹。大学第二年起,开始撰写时评,2002年至2009年期间曾经是《南洋商报》之《时潮:初生之犊》和《时潮:以蠡测海》,以及《星洲日报》之《六日谭:兼容并蓄》专栏作者,目前继续供稿给《火箭报》,主要评析沙巴局势。2007年加入民主行动党,翌年代表该党出征斗湖国会,然无功而返。现为民主行动党沙巴宣传秘书。

推荐

在众多行动党青年论者当中,能让我搁置一目十行阅读习惯的,唯有陈泓缣的文章!他笔下没有“党八股”的烙印,更不讲“阿妈是女人”的废话,我喜欢他逆向思考下的精辟见解,让我从中获得不少阅读上的欢愉!     ——超人丘光耀

沙巴和砂拉越是全马著名的贪腐政权统治的边疆。这里除了种族矛盾,更为重要的阶级矛盾潜伏在贪腐政权所造成的贫富悬殊之下。在这片民主极度贫瘠的土地上,要为民主播种诚属不易。泓缣愿意在故乡耕耘,主要为了贯彻理念,而本书的文章则贯穿这些理念,值得一读。  ——星洲日报总主笔罗正文

自审阅泓缣文稿,常感其文具时评少见之“思想性”。本书总论两篇,不少段落乃从当年文句而来,可见泓缣所思,十数年仍具时效。沙州时评不多,理性感性兼备,更属少见。历练经年,泓缣自然增值,愈趋醇厚。泓缣受训化工,专业之余却密切关注民生国运,忧国忧民之情,正是知青可贵之处,特此致意。——前任南洋商报论坛编辑刘务求

马来西亚在来届大选变天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沙巴政治的变化。然而,深刻剖析沙巴的著作少之又少,中文著作更是近乎于零。陈泓缣的文字,以学人的认真和细腻,以及参与者的激情与愤怒,为沙巴和马来西亚的前途勾勒路线图。  ——民主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
 
初次和泓缣会面时,我太太对这位其貌不扬、短小精悍的年轻人之办事能力感到怀疑。我当时说,邓小平20岁就正式参政,加入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我们何必对年轻人的才能担心呢?事后证明,泓缣是沙巴行动党不可多得的智囊!  --行动党沙巴主席兼斯里丹绒州议员黄仕平

开始知道陈泓缣其人是通过其文,注意到沙巴有这么样的一个评论人。2007年,当我担任沙巴事务主任时,在吉隆坡一顿夜宵吃下来,泓缣就加入了行动党。现在他将多年来的对沙巴的思考结集成书,特此推荐。若要了解沙巴新生代领袖的思维和见解,可读此书。  --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雪州高级行政议员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

2012年3月8日星期四

好书推荐


刚刚看完,上下两集《别这 是大清正史》,作者雾满拦江。


天啊!我中学3年的中国历史老师,已经是出神入化了。这作者把整个朝代历史,写得如此人性化的,如此画面性呈现的读本,比神还高一等的叫什么?读了保证你不会搞错和忘记。

感触啊!感触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不变的定律,无权无势的人民老百姓,永远是历史悲剧里被轻轻带过,可有可无的一笔。

感概啊!感概伴君如伴虎,共患难易,共富贵难,一个不变的规律。

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要求政治迫害者下台!

砂州国阵议员Mong Dagang助理部长发信指示福利局,停止援助一名有残障人士,理由是这名残障者是反对党的忠实支持者。

事情被揭露后,人赃并获,他大方的承认,并宣称 “我是一名有原则的人,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我们不能继续向他发出福利津贴与协助,因为他是一名坚贞的在野党支持者。”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 这里有几个关于原则的问题,需要严正的思考和检验一下。

(1)做为马来西亚公民,残障或没有残障,会影响你的权利吗?在宪法下你会因为残障而少一点权利吗?不会。

(2)因此作为一个公民,残障或没有残障,你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什么?
      一,投票是你绝对的权利自由选出你属意的代议士(除非你暂时被剥夺了这个权利)
      二,缴税是作为公民不可逃避的义务 (如果你达到缴税的收入)
      三,享有国家为人民提供的一切福利和方便

(3)既然公民有权利挑选自己属意的人选,这人强迫威胁利诱来夺取人民的选项,否决人民选择的权利,不是侵害别人权利公然违法吗?

(4)同样的,你今天缴税给国家,是给特定的一个政府吗?是给特定的一个政党吗? 国家公民是不可改变的,民选政府是可以根据人民的意愿下更换的。因此缴税,是给国家,不是给特定政府或政党的。难道我可以选择不缴税,因为我不支持这个政府?

作为一个残障/没有残障的公民,没有责任一定要是政府的支持者。政府也不能因为这公民的政治信仰和选择,而被惩罚和被拒绝应得的福利方便与保护。违反这个大原则,只有一个说法,政治迫害

这个国家是属于这个政府和某个政党?像世界其他独裁国家那样,党就是国,反对“党”就是反对国家;反对“党领袖”,就是反对国家!不要笑,我们已经来到这个田地。

政治迫害,是多么遥远,多么封建,多么落后,多么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事;像是在非洲,像是在缅甸,像是60年代恐怖的共产国家。但是,政治迫害普通人民,却的的确确,在这活生生的上演!

你认为这个事情没有什么问题?你是沉默的认可政府可以任意制裁一个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像沙巴9年的反对党执政期间,吉兰丹与其他反对党州;可以任意切断应得的拨款,光明正大的惩罚人民行使自由选择的权利?

忍耐,忍让是美德,对于过分的不合理沉默忍让是懦弱。对于如此不合理不公平的事,在大街大巷,光天化日发生,路过的行人,却冷漠的没有发出声音,因为事不关己?你确定这样不合理不公平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你不是下一个受害者吗?等到发生在你的身上,还会有人为你的苦难,委屈,不公平待遇而打抱不平吗?

所以当有一天,
他说你的孩子不可以念书了,因为你支持反对党,不配得到政府的福利!你必须接受!
他说你不可以得到医疗服务,因为你支持反对党,不配得到政府的福利!你必须接受!
他说你不可有马路,不可有电供,不可有街灯,不可有清洁的自来水,不可有安全的家园,因为你支持反对党,不配得到政府的福利!你必须接受! 

为什么我们要沉默,允许践踏民主,政治迫害人民的事情,在马来西亚发生?
我强烈要求Mong Dagang辞职谢罪!控告他政治迫害罪!
请大家一起把他请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