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8日星期六

这回没办法出席428

人正在纳闽工作,内心很是煎熬,像是挂念家人一样,挂念将要出席428大马人民,要求干净公平选举集会的朋友们,因为这次自己出席不了了。

我祈求大家一定要平安出席,安全的回家。我祈求没有肤色或宗教的分别,只有那些被压迫起来反抗的人们,还有那些压迫者;祈求祂眷顾那些被压迫而起来反抗的人们。

2012年4月3日星期二

沙巴团结党的二度荒唐,是为何事?


去年说过这个《墨斋请愿 》的事情,一个执政政府,担任副首席部长的人,说以个人身份,搞请愿,叫人民上网联署,要求政府允许人民自由安装卫星广播接收器的权利,实现自由信息流通。这个第一次荒唐,也不多说了。

 

两天前,这新闻通讯部长来沙巴,听到有这样一件事惊讶的大发雷霆,丢下一句“于墨斋应该直接来找我”狠话。这说明什么? 

 

果然,在整个政府体系里,说得好听一些,这些人从来没有理论上力争,从来没有试图坚守正直的。但再说得坦白一些,除了几个身兼主要权位的核心人物外,其他所谓的执政党的人物,就是象征性意义,大概轮也轮不到他给意见吧! 

 

搞了什么联署,假假为民请愿,结果把本来就亏欠人民的,本来就不该侵犯人民权力的事情,拿来当功绩。一个转身,为了不得罪政治老板,怕老板责问为何多管闲事,这可不需要你来意见,吃太饱没事干呗!结果呢?自知之明,把这些“民意”连同廉耻,一起丢去垃圾桶,这叫二度荒唐!


二度荒唐是为何事啊?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孔子说:好学接近智慧,力行实践接近仁,知道廉耻羞愧就接近勇。

一句话,再贴切不过的,总结了整个沙巴团结党,于大人,甚至是所有国阵附庸党人的一个事实 ----- 因为不再知廉耻,不再懂得羞愧,所以完全不再有勇气和果敢。就这样而已。

正在读的书


不晓得是翻译得差,还是作者的风格,肯定不是容易读的书。
老老实实,读了一半,真正看懂的部分,不晓得有没有百分一。
大概是没有什么慧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