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8日星期一

心灰意冷

应该不是《庄子。田子方》的完全原意。

对于这个十年来, 除了家,花了我大部分心血的地方; 现在最能道出和反映我的心情的说法:

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


2012年6月11日星期一

沙巴的风土人情(照片)

没事,没事,还是好好的,只是少写,谢谢朋友的关心。
没有先进的摄影器材,只是沙巴各地一些随意的风土人情照片,一些简单的故事。

透过一点点的晨雾,在飞机上看这个北婆罗洲(North Borneo)其中早期的一个集聚点,英国人叫它Jesselton,的晨曦;它还是给人一些的神秘感,不是吗?亚庇这名字,时间回到一百年前的1912年,聚居在海岸的人们,可以看见成群的海盗在对面岛屿,晚上点起的零零星星,闪闪烁烁火把的火焰,Api-Api,任意烤肉饮酒作乐,慰劳自己一天掠夺得来的成果,因此由来。

千百年来,像是日落后漫漫长夜的沉睡,时间犹如冻结在百万年前。东南亚最高峰,却在这短短的2-30年间,见证了决大部分的改变。不再有印象中孩时冷风刺骨;只剩下一大清早,短暂片刻,吐出空气顿时变成白雾的寒冷;物植物物种像真的少了,是错觉和假象吗

 在沙巴西北部城镇古打毛律(Kota Belud),少有的平原,成片的稻田看神山,也很美。

在亚庇周边Penampang区的Kg Tanaki,遇到卡达山头人家办婚宴,在河边的房子塔起帐篷,摆上一个星期的流水宴席。人来人往的吃喝,祝贺和庆祝。5个大汉, 有光着上身,拿着把冷刀,正分工把120公斤的猪切好,给一旁的女士们下锅。没有大口大口畅快的喝,咬下去在嘴角流下的猪油,能是豪爽吗?

你会惊讶,卡达山人风味的Pin-Pin猪肉面,竟会与沙巴华人吃的生肉面如此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