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马来西亚人的尊严


在欧美和一些东亚国家的经验,一些人可以担当社会最肮脏的工作,譬如清洗厕所,倒垃圾,服务生等。在他们执行自己的工作时,他们尽责,敬业乐业的态度令人起敬。下了班,换了工作服,他们是与任何一个人地位平起平坐,哪怕你亿万富翁还是总统,态度不亢不卑。职业完全不会影响个人的尊严,一个人的称呼也不会侵犯个人的尊严。一个作为人,公认的基本大原则,所有人都很明白警惕,不必提醒。

反观在当今许多发展中国家,就说马来西亚,那种相敬罗衣后敬人,笑贫不笑娼的扭曲不说。坦荡荡对自己职业身份低的,对自己称呼身份低的,对自己穿着不如自己一身名牌金银宝钻的,那种不敬,藐视嘴脸的,真的叫人不敢恭维。当然,很多时候是一些人,自认卑贱,放弃自己的尊严。

人的肤色信仰长相高矮出身,贫富不会多得一些,或少一些尊严。是人的自重自爱,敬人尽责,奉行普世的大原则,如诚实公平正直,让人得到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尊严。而他的所作所为,才会增加或减免他的尊严。

穿金戴银一身名牌,教育水平和职业,同样不会加多或减少人的尊严。洗厕所的不会比比较没有尊严,但常常是坐在厕所外,像是杀父仇人凶神恶煞的,跟你收两角方便费,像全部人欠了他似的;里头一塌糊涂的湿地,臭气冲天,污迹斑斑。尊严,早就被他自己踏在脚下了。这样的例子,我们这地方多不胜数。不懂得敬业乐业,不单做不好本分,跟你要kopi-o的交通警察,跟你要好处的文职,有没有尊严?

正当新加坡数百人因嫖雏妓被控,其中不乏精英,管他天皇老子,校长,亿万富豪,教授,通通锒铛入狱。马来西亚连续两个个案,把与未满16岁孩子发生关系的法定强奸案,这个不可逾越红色警戒线,随自己喜好就这样放了人,说是国家运动员,判入狱怕毁了他大好前途!一个法官理应被尊称,但是这样糊涂和不能自重的尊贵身份,公然践踏普世原则,有什么尊严可说?

称呼,也不会自动给人多一份尊严,但可悲的是,很多马来西亚人已经习惯淫浸在这种泛滥虚荣肤浅的封号中;马来西亚人白花花金银买个虚名的,满街都是。拿督就比较有尊严?就自动更有尊严?尊严必须自己靠自己的行为赚回来。同样的,脸也必定是自己丢,不是别人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践踏的。

一个人说看了批文没问题,叫大家见好就收的,结果被发现是批文大有问题,究竟是其实从来没有看过批文,谎说看了?还是看了批文,企图误导?无论哪一个情况,“拿督”封号也徒然,尊严已经冲到马桶里了!

当人们可以公然撒谎,当人们不再相信道歉这回事,当历史评价已经不再重要,当名声已经像罪犯那样无所谓,当人的基本尊严已经不再重要,这个社会就已经沉沦了。

当尊严不再重要,加上基本的尊重已经不再有,这样的社会,能有真正的包容吗?我认为,国阵里没有真正的包容,症结就在,这里没有真诚的尊重,这里也已经不再有尊严。

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难道你不怕千古骂名?

(指鹿为马图:百度)

很多年前,有个做直销的朋友很认真的要推销什么“白金能量水”,说是为了我“一家大小的健康”,他上刀山下油锅,就算被误会也在所不惜,就为了“你是我的朋友,好东西一定要你知道”!说了一大堆什么能量,什么健康,结果它跟白金完全无关,跟能量也毫无关系,这“白金能量”就是他的品牌。人们一厢情愿认为什么白金,什么能量,什么健康,他的事!最好误会,自我暗示!反正它就是过滤水嘛!

但是其他过滤水没有能量,每天喝”能量“水[可以随意吧“能量”改成其他名字,因为他是一个水机品牌名称,不是形容词],就很健康啊!你看到它狡猾的地方了吗?好了,到此为止吧!这种具恶意误导的广告,在一些国家恐怕要被具体诉讼。但在马来西亚,没有媒体愿意纠正这概念。

界限模糊,灰色地带空间宽敞了。加上亦兵亦贼,亦正亦邪,量尺慢慢被一点一点扭曲来成全自己的私利;宗教这样,司法这样,执法这样,体制这样,善罚这样,媒体这样,对错黑白这样。人们习以为常,纵容沉默;凡事相信,凡事忍耐!只要相信,不要思考,不要怀疑,不要批判,不要反抗,就这样混沌的环境形成了。

许多人骨子里相信侥幸,希望这个人踩人的游戏,只要自己不是垫底垫尸,最后捞到一些好处占到一点便宜,何乐不为?于是刮刮乐,金字塔直销,电话诈骗,管你说什么,每天还是在上演。整个社会猖獗的诈骗事件在这里一发不可收拾。政治开始利用媒体之便,每天轰炸,尽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的舆论。久了,对于廉耻荣辱这回事,人们也麻木了;公众人物也练了一脸的厚脸皮。

最近关丹独中事件的新闻,我竟看到如此相似的事情。在马来西亚教育部的批文曝光后,暴露出的,尽是国阵政府为了选票权宜之计,敷衍,对华文独中的敌视。关丹[独中]的独中,就是一间学校的名字嘛!它没有说是“独中”这种精神,没有说是这种办学方式,没有说这种教育模式啊!

马华总会长说,“我不管你怎么说,对我来说,它就是一间独中”。像流氓那样,随手捉来一把泥土交给饭家老板,当是吃吃喝喝的付费。哦!我管你喜不喜欢,信不信,我反正就是付了钱,你最好给我闭嘴了!我说是给了你马就是马,那怕那就是一只牛,或羊,或是鹿!

窝囊的人说,别人施舍了一些的灰色地带让你华文独中生存,你就见好就收嘛!不禁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大选后,就华团“诉求”,巫青团递抗议信,当着全国媒体前,向接收信件的华团代表吐口水的画面。你忘了这些人的真正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