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4日星期五

他说有病的是人民!

在茶店吃午餐,来了个中国和尚“讨钱”,没有施舍。冷不设胜防,和尚说了一句: “合家平安,你不要平安啊?”就走开了。邻座的老太太,惊讶的问说,他跟我说什么?老太太说,没有施舍,这假和尚经然跟她6岁的孙子说:“身体健康,你不要健康啊?”匆忙就走开了。还来不及反应,这家伙就不见踪影了。

觉得不可思议,和愤怒。不过想了想,这算什么?比起我们厚颜无耻的政治人物和政府公务员,小儿科啦!

国阵团结党的百林说:“首相纳吉是个优秀的政治医生,到处拜访人民,对病人问诊,然后对病人开药方,药方包括1个马来西亚商店,一个马来西亚诊疗所,人民援助金,奖学金,赤贫援助金,甚至是现金津贴。”

对了,你没有看错,百林的的确确是说,有病的是人民!不是国阵政府病人膏肓。多么的高傲,执迷不悔,扭曲,与现实脱节啊!历史批判也无所谓,还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民联执政州属,担忧同步州选与全国大选同时举行,会有政党,一次落重本,用钱来左右成绩。同时乘大家忙,比较容易舞弊。如果全国看着一个州选举,舞弊就相对难多了。所以先申明要不同步选举的意愿。

搞笑的是,选举委员会的副主席说:“如果全国大选与州选不同时进行,会浪费公帑,会影响学校运作,会有安全的顾虑。”

为了不浪费钱,不如从此取消选举好不好?会影响学校运作,不如改50年选一次任何?
最有趣的是这个,“会有安全顾虑”!选举,管它全国大选州选或补选,总之就是要让人民来选择,对吗?如果有任何的势力,通过“安全”形式,来左右/威胁/影响人民自由意愿下选择自己的代议士;作为选举委员会成员,难道不是选举委员会最需要为人民,为民主制度把持着这道防线吗?

不是因为最大程度的人民意愿和民主考量,而是”有安全顾虑“,建议最好不要分开选举,避免多生枝节。妈的,这跟假心灵导师和尚,没得到施舍而诅咒和心理霸凌,没什么分别?

2012年9月7日星期五

你什么东西尊贵了?

从前,只听说过,人家的什么神像不可跨过或践踏。还听说过人家什么印有泰王大头像的钱币不能跨过或践踏。但在一些真正民主自由的国家,真的很不可思议。当然,我是不同意如在公开场合,对照片小便,露臀操和设灵堂,那种野蛮,挑衅,羞辱的行为。这只能反映出这些个人的肤浅,极端,狭隘;一句话,就是个人的修为不到家。

话又说回头,在马来西亚不说有9个皇帝,没有皇帝的州同样有个跟皇帝一样地位的代表,还有庞大的皇亲国戚家庭,个个身份超然,什么也没有贡献。吃人民的纳税钱,用人民的纳税钱,住的还不是人民的血汗钱;行,他妈的堵在车龙的时候,还要让他的车队,用几个交通警察开路让你,让你的宝马或奔驰像投胎般赶路。好,这个层次就不说了。

现在连“国家领袖"也自己爬上了神台!国家领袖?踩到你的像,要出动内政部,以涉及公众利益,煽动,颠覆国家罪名来调查。所以你做得不好,不可生气你咯?不可以骂你咯?要把你当成苏丹和神那样供奉在神台咯?要忍气吞声?呸!你是人民选出来的吖!人民是可以罢免你对吗?一个人凭什么东西要人家尊重你?被尊重是需要自己赚来的,不是你的身份和出身与生俱来的。好,再低一些的层次,这个也不说了。

一开始是扭曲国家的体系,扭曲司法执法,公器私用,来维护自己的政权和利益,也都不说。现在还沦落到,需要用国家体系来,维护你已经被人恨得入骨发泄出来,无存的颜面。真的很低级,很丢脸!你以为天天被叫尊贵的,最尊贵的,叫多了你就真的尊贵啦?

话又说回来,我是很怕被铐,怕被警察捉,怕死。但是啊,我越看哪些什么部长,说什么公共利益啦,什么颠覆国家,什么仇恨文化,我越是讨厌。你鱼肉人民,吃钱人民的血汗钱,推人家下楼杀人,山埃和稀土荼毒人民,就是天经地义?我要逆来顺受?讨厌你就是仇恨文化?

所以啊,我是决定了,没有修为就没有修为了。家里有神台的,今天就把这些人的照片摆上神台去,早晚一炷香,符合国家法律恭敬的供奉,希望他早日去到极乐世界。再不然,就日夜祈祷他早日上天堂。没有信仰的,报纸找几张大头照,垫垫垃圾桶,捡捡狗屎。

去你他妈尊贵的!呐!山番!

2012年9月6日星期四

不上学的难民孩子与你我家的公主王子

常想,被过度保护的孩子是幸福还是不幸?你我家的孩子的被疼爱,是好事还是坏事?是辅佐他们一把,还是抹杀了他们的发展空间?

7 岁的孩子吃鱼,必须是鱼片,或是家长帮挑骨;在山芭的一些5岁孩子,可以自己吃煎小鱼,自己挑细骨。所以,富裕家庭的孩子是幸福还是不幸?

这个经典,在工地发现了这个东西,一个 IMM13 (难民身份)的11岁孩子,基本上没有上学的机会,这可是他亲手做的玩具。远看以为什么孩子的遥控玩具车,你细看是什么?空的洗头水瓶,瓶盖,废海绵,废弃的塑料喉。



孩子要怎样教育,真的需要智慧。

2012年9月2日星期日

正在读的书

《How the Mighty Fall 》by Jim Collins

很久没有读这类卓越企业管理的书,Jim Collins之前的《Built to Last》和《Good to Great》,是很多年前看的。

昨天一家大小到图书馆借书,发现了这译本。巨无霸是如何倒下?倒下前有什么症兆?一个企业这样,一个国家和政权好像也适用。

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吃水线》,一个企业可以接受什么程度的风险?企业像船,如果风险伤了企业,而这个洞洞是吃水线上,船可以慢慢的驶过这个危险的海域。但如果这些洞洞在吃水线下,海水恐怕不不客气的涌入,很快船身就会沉入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