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日星期一

当社会对谬论默认沉默和麻木时,那是奴役成形,压迫的开始



我分享过这本读本,但我认为这是太重要,必须常提。

如果,如果我有一个,就马来西亚教育体系,有个必定实现的梦想;我想,我的首要的愿望,是像马来西亚9年(还是12年)强制教育那样,要所有学生,强制必修《Animal Farm》(动物庄园)。

我们确保我们的下一代,不会堕入愚昧无知,从而被一小撮野心家,再次被奴役;唯一的出路,就是装备他们独立思考,具备批判力,可以分辨是非对错的能力。

当然,一些野心家,为了短暂眼前的自身利益,譬如贪恋政权和财富,会千方百计让“大多数”,保持在一个缺乏资讯而愚昧,不能明辨是非浑沌的状态。但是,一个不小心,这将给下一代埋下无可挽回的祸根,成就一个毁灭性的灾难。

当我们发现,社会对谬论默认沉默和麻木时,当大家把至高无上的条规(同等宪法)说的 “所有动物平等”
All animals are equal),终于变成 “所有动物平等,但一些动物比其他更加平等”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时,我们知道,那是奴役成形,另一轮压迫的开始。

我们知道,那是被奴役者,最后变成压迫者,的一个轮回。


故事我不再介绍了,买一本来自己看看,也让你的孩子也读一读吧。